竹子家具欢迎您!

首页 > 人物访谈> 资讯详情

贵州知名作家卢惠龙访谈_网易新闻中心


出版《艺术部落的后院》、《不设防的爱》、《陪你散步》、《卢惠龙散文选》、《行走文字王国》等十种著作。现退休。
阅读能够带给我们什么?这就像“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”一样,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不同的答案。然而,对于大多数“嗜读”者来说,捧书在手的“拿得起就放不下”是一样的,从书中体会到的人生百味也是一样的,也许不一样的只有书名而已。
带着这样的问题采访贵州著名作家卢惠龙老师,与其说是采访,实则更是一次于公于私的求教。
“读书是很个人的事。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,应该是一个人的阅读史。读书也是双刃剑,掉书袋的人没出息。要读得进去,读得出来,”卢惠龙老师说,”现在进入了电脑时代,各类知识,在互联网、电子书、平面媒体的杂志和报纸上,全方位溢出。尤其在这时,人有定力,心无旁骛,安静地读书,就会变得刚毅和旷达。一个社会到底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,要看全民阅读植根有多深。”
记者: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阅读的,因哪本或哪些书籍让“阅读”成为您生活一部分?
卢惠龙:1955年,我是贵阳五中的初中生,我们五中几个趣味相投的同学常常在一起读书。我们读的是艾青的《大堰河,我的保姆》、聂鲁达的《伐木者,醒来吧》、普希金的《青铜骑士》,还有冰心的《寄小读者》等等。记得在五中那间容纳几十个人的大寝室里,在昏暗的灯光下,我读完了长篇小说《铁道游击队》。我很喜欢戴望舒的“我/用残损的手掌摸索/这广大的土地”,它让我们懂得什么叫家园。我也喜欢流沙河的《告别火星》,还背诵。对《告别火星》结尾的“那么,再见了,美丽的火星”也无端地欣赏。跟着,我们自办一个油印刊物《帆》,这是“文学少年”的发轫。我们一起写诗,写小说、散文,然后讨论,最终刻在钢板上,油印。因为自费,一次才印二三十本,32开,送老师、同学。应该说,从初中开始,阅读、写作就伴随了我,几乎一生,不弃不离。
记者:读与写相得益彰吗?
卢惠龙:我进大学前,已经工作了三年。我是带着《红楼梦》、《安娜·卡列宁娜》、《复活》、《悲惨世界》、《普希金诗选》、《叶尔绍夫兄弟》一百多本书搬进学生大寝室的。寝室没提供书架,我只好申请靠窗的床位,然后,把床稍稍挪动,腾出一点位置,就着窗台,把书安放了。在大学,我许多时间是在啃马克思的《法兰西内战》、恩格斯的《家庭、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》、列宁的《国家与革命》,这些书没人来借,而带进学校的那些书,常常不翼而飞。鲁迅在《孔乙己》里不是说过吗,读书人窃书不算偷,查也没用,由它去吧。有人爱读也是好事。大学期间,主要在读书,很少写作。毕业之后读了普列汉诺夫的《没有地址的信》、肖洛霍夫的《一个人的遭遇》、莱辛的《拉奥孔》、罗丹的《罗丹艺术论》、朱光潜的《西方美学史》,还有《第三帝国的兴亡》、《大趋势》等。读这些书,应该说不仅是促进写作,与写作相得益彰。读书,对一个人成长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。
记者:家里藏书有多少?最爱哪一类?
卢惠龙:藏书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。大学毕业后,我的书是装在“朝阳桥”、“蓝雁”香烟的大纸箱里的。一天,我接到电话,说我住的那幢楼失火了。我赶到现场,消防人员已经在收拾残局。我住六楼,沿着楼梯上去,只见楼梯上全是我的书和在大学时的卡片、手稿。它们已经被水淋湿,被人踩脏。我用纸箱装的几箱书,都被当易燃品扔出窗外。从窗户往外望,也被践踏在一片污秽中。这是件很惨的事。1977年,我有了自己的小小的几个书架,是用旧家具的大抽屉改装的,把大抽屉立起来,中间加了比较牢固的横隔,不就可以放书了?夜深人静,我常常在几个书架间挑灯夜读。读契诃夫、读艾特马托夫、读爱伦堡、读沈从文、读汪曾祺……那是一个艰辛、寒碜而快乐的年代。物质很菲薄,精神很充实。读书,于现实无补,明明知道根本不可能带来现实的任何利益,可就是特认真地读下去,读得很细,读得很慢,陶醉在作家睿智中,感到无比快乐,收获很大。1991年,我辟了一间新房做书房。订做了六个顶天立地的书架,勉强把书安顿下去。《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》占了一层,《世界文学名著文库》占了一层半,《汉译名著》占了四层,《鲁迅全集》占了一层,《诺贝尔文学奖全集》占了一层半,尊敬的王国维、陈寅恪、钱钟书直到胡适、张爱玲、郁达夫只能挤在“经济适用房”,离当下比较近的沈从文、冯亦代、张中行、梁漱溟、钱理群只好偏安一隅。一些休闲书,王蒙的自传、章怡和的往事、铁凝的大浴女不知塞到哪里去。跟随我多年的《蒲宁短篇小说集》、戴望舒的《雨巷》、莱辛的《拉奥孔》、米兰·昆德拉的《小说的艺术》、郭小川的《月下集》则和朋友相送的著作,放在一起。归类总是困难。书房其实壅塞、凌乱,真用得着什么书的时候,常常找不到,弄得人心烦意乱。书放久了,会发黄,会沾灰,会被蛀虫侵蚀,甚至内容陈旧、过时。你还得时常关照。藏书,越多越好吗?不一定。
记者:您爱上阅读,您的后辈,是否又因为您的原因,也“遗传”了阅读这一爱好?
卢惠龙:不幸言中。书与日俱增,泛滥成灾了。儿子偏偏继承了我买书的基因,他买书从不手软,每月工资大抵只够他买书,几家民营书店,一有新书,就给他打电话,他放下电话,屁颠屁颠去了。现在,他在外地,是在网上购书,“当当”、“卓越”,“淘宝”都送货上门,他说还有不菲的折扣。在他离家后,我又在他的住房里,定做了两壁书架。书架刚做好时,书摆得疏疏朗朗,不久,又壅塞起来。儿子买书的习惯,越发牢固,因为诱惑实在太大。他说,中国青年出版社出了一套《剑桥艺术史》,三卷本,是希腊罗马中世纪文艺复兴的史料,来了货,能不买吗?广西师大出版社推出一套“跨世纪学人文存”,包括了葛兆光、汪晖、何光沪、许纪霖(微博)一批学者的自选集,当然要买。还有那个历史学者、冷战专家沈志华,经商发财了,从俄罗斯买了一批解密档案,写了《中苏关系史纲》,由新华出版社出版了,材料新,观点新,还在凤凰卫视的“世纪大讲堂”作了介绍,这不可多得,终于买了。儿子还请人从台湾买了唐德刚的《晚清七十年》,五卷,真是秉性难移。这时候,我的藏书是多了,书房也像模像样了,潜心读书的时间却少了。公务忙,心浮躁。历史有时就是包袱。要解构读书的神圣性。读书越多虽说并不一定更愚蠢,也未必更聪明。
记者:最近在读什么书?从中的获益?
卢惠龙:这就不得不说到木心。木心的《文学回忆录》向我雄辩地证明,他是文学艺术的天才。他在现代中国文学、艺术史中,是绝无仅有的孤例。《文学回忆录》是一部个人化的讲义,是一场最丰富、最营养的文学盛宴,他对于世界文学别出机杼的讲述,驾轻就熟、举重若轻,矜矜浅笑,无时不在作他的审美判断,无时不在词语间优游嬉戏。还有那个蒋方舟,年纪比韩寒还小,她新的散文集《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》(广西师大版)值得读,我读后,还推荐给几个朋友。蒋方舟是犀利的—我们的谎言是纯净的;蒋方舟是哲理的—生命画了一个完整的圆圈,老人和孩子的生命反而有着奇异的相通;蒋方舟是清醒的—作家真正的恐惧,是被“国家”所魇住;蒋方舟是广博的—马尔克斯、卡夫卡、达·芬奇、川端康成、三岛由纪夫、周氏兄弟、张爱玲、汪曾祺……被她一网打尽。我不赞成天才出于勤奋。没有天分,只有勤奋是断然不成的。蒋方舟既有天赋,也有勤奋,这就如虎添翼。最近还读了余华的《第七天》,仍然是小人物的故事,是我们周围可见的与不可见的生活。余华以祸福无常的故事情节,用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,抽离了人物本质,穿梭生和死这两个极致的世界,给读者最残酷和最温暖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。还有陈徒手的《故国人民有所思》(三联书店版),是一部以知识分子为写作对象,以归纳历史教训为主旨的纪实性著述。刘仲敬的《民国纪事本末》(广西师大版),是有学术野心的书,评点如同老吏断案,大识大见,妙语隽句,俯拾皆是。广西师大版的“温故”系列丛书新出了《历史的复盘》、《隔代的声音》,厘清历史关节点纷乱头绪,还原民国以来文化史上诸多公案真相,从历史的投影里打捞智慧,对人大有裨益。
本文来源:金黔在线-贵州商报
昆明冲突事件现场:多辆卡车载穿制服戴头盔男子评论13095条
金正恩“消失”40余天后首次亮相参观新建住宅评论12626条
男子为博朋友开心将女友灌醉邀4名好友"分享"评论11909条
安徽一中学挂告示祝贺本校"女婿"获诺贝尔奖(图)评论11479条
昆明一在建项目施工方与村民冲突已致8死18伤评论10283条
非车险:意外伤害保险 旅游保险 财产保险重大疾病保险 人寿保险
意外保险:人身意外险 旅游意外险 航空意外险交通意外险 自驾意外险 综合意外险儿童意外险 中老年人意外险 更多
旅游保险:境外旅游保险 国内旅游意外险 更多
健康保险:儿童保险 老人保险 女性疾病保险 更多
热门问题:车险怎么买? 如何买保险? 保险10元店
热门点卡:问道 Q币 穿越火线 征途 龙之谷 56卡天龙八部2 5914卡 跑跑卡丁车 更多
热门公司:腾讯 巨人 盛大 金山 完美 搜狐九城 光宇 久游 世纪天成 更多
热门搜索:热血传奇 武林外传 赤壁
热门游戏:网易游戏
游戏充值:三分钟内到账,点卡充值最低7折起
文章评论